《激荡三十年》(上)读后感:从思想解放到市场经济

一、信息

[201005]《激荡三十年》(上) /作者:吴晓波 / 中信出版社
2020阅读目标达成:15/30

二、简评

《激荡三十年》上部描写了1978改革开放到1992正式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间,中国的经济改革在摸索中前行。那是个冒险家的时代,很多人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,也有很多人被判刑甚至死刑,那个时代没有配套的法律,那个时代可能朝令夕改,无论如何,它为后来的市场经济打下了基础

三、摘录与整理

1978年 中国,回来了

  •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是,1978年全国高考610万人报考,录取40.2万人。
  • 1978年8月,主管汽车行业的第一机械工业部(以下简称“一机部”)向美国的通用、福特,日本的丰田、日产,法国的雷诺、雪铁龙,德国的奔驰、大众等著名企业发出邀请电,希望它们能够来考察中国市场。很快,反馈回来了:繁忙的丰田公司以正在和台湾洽商30万辆汽车项目为由婉拒,傲慢的奔驰公司则说不可能转让技术,除此之外其他公司都表示了兴趣。

1982年 春天并不浪漫

  • 不过在这一年,中国最紧俏而奇异的商品,还不是松下电视、东芝冰箱或可口可乐,而是吉林省长春市的君子兰。

1984年 公司元年

  • 在中国企业史上,这个伟大的年份便是1984年。日后很多驰骋一时的公司均诞生在这一年,后来,人们将之称为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。
  • 1984年,上海大众汽车公司宣布奠基,德国总理科尔和中国总理李鹏都出席了盛大的奠基仪式

1985年 无度的狂欢

  • 1985年中国进口汽车等于1950—1979年进口汽车的总数
  • 晋江假药案和海南汽车走私案,让1985年的中国充满了诡异的气息

1986年 一无所有的力量

  • 1986年,中国首次宣布允许私人拥有汽车
  • 11月,上海第一辆“Z”字私人自备车牌照代码0001号诞生,随后,私家车开始在深圳、广州等沿海城市及长春、重庆等拥有轿车生产厂的城市涌现。

1987年 企业家年代

  • 联合利华和雀巢在这一年相继来到中国,前者选择了上海,后者则令人困惑地在黑龙江的偏远小城双城开出了工厂

1988年 资本的苏醒

  • 民间开始流传民谚:“十亿人民九亿倒,还有一亿在寻找。”
  • 中央决定放开管制,取消物价双轨制,进行“物价闯关”

1989年 倒春寒

  • 1990年9月,东京股票交易所的市值将在4天内下挫48%
  • 更为严重的是,因为政策的紧缩变动,企业之间原本正常的货物和资金往来瞬间紊乱,资金的循环拖欠构成了一个无始无终的怪圈,于是一个新名词很快成为经济界的头号难题——“三角债”。

1990年 乍热骤冷

  • 温州商品的质量低劣,在很早的时候就为人诟病。此地与福建晋江、福建石狮被并列为全国“三大制假中心”(还有人将充斥了低劣电脑产品的中关村也列入其中,并称“四大假”)

1991年 沧海一声笑

  • 时报的一位叫张文学的记者还跑去欠宝钢4400万元的长春第一汽车厂,促使该厂还出了800万元。

1992年 春天的故事

  • 事后的调查表明,抽签表的发售工作出现了集体舞弊的事件,涉及金融系统4180人,各发售点平均私分私购达44.6%——很多知情者认为,事实应该远远高于这个比例。舞弊事件对股民信心造成沉重打击,在之后的4天内,两地股市大跌,上证指数的跌幅更高达45%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