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的春节假期

这是女儿出生后过得第二个春节,是在北方过得第一个春节,去年春节在浙江的外婆家过得。

今年回家的行程是一波三折。因为春节假期公司统一串休到初十,所以也不想再浪费可怜的五天年假提前回家,只能坚守到除夕的前一天。回家的方案,无非是汽车和火车:

汽车:黑龙江和吉林,看似临省很近,但是从长春到伊春也有650公里,不停歇地开车也需要七八个小时,还有担心下雪路上出事故,妈妈和妻子都不愿意我开车。

火车:长春——伊春 K1021 次,21:39 开,07:29到,然后打车就回家了。或是长春——哈尔滨,然后哈尔滨——五营K7185次,21:20开,06:23到,直接可以步行回家。但是火车票异常的难买,尤其带着小孩得买卧铺票,网上开售后连卧铺票的影子都没见到,各种抢票软件也买不到。终于有一天12306放出来除夕夜里的K7185的 卧铺票,于是我们就做好了除夕夜里在火车上过年,初一早上才到家的准备。临近过年几天,天气没有下雪的迹象,我又谋划了PlanB,除夕前一天下班后坐高铁去哈尔滨,然后住一夜,从哈尔滨做长途汽车到伊春。这样可以下午一两点钟就到家,总比在火车上过年好得多。最后幸运的是,感谢飞猪,在我临走的前一天,居然给我抢到了除夕前一天直接从长春出发的硬卧票,这样我们可以顺利地除夕早上就到了家里!

女儿来爷爷奶奶家是第三次了,去年端午节一次,十一假期一次,所以说对这里的环境并不陌生,和自己家里一样。但是带她去太姥家(我的姥姥家),便奶声奶气地喊“走”、“走吧”,着急要回奶奶家,看来她还是分得清楚自己家还是外人家的。

今年爷爷给女儿准备了重磅“佩琪” ——爬犁,而且是超豪华带扶手的。发到朋友圈里面,羡慕起一大批我的同龄人,小时候都没有坐过这样的“高级爬犁” ,还有人评论说是“冰上宝马”。上图:

这个爬犁就是女儿酷炫的出行交通工具啦,其他人看到了都很羡慕。

还带呦呦去了大河(汤旺河)上面玩,那也是我孩提时代的最爱,大河上有冰有雪,是我们那代人孩子们的乐园。女儿到了大河上反而不愿意做爬犁了,要在雪里面走。

汤旺河冰面
父女

过年几天还带女儿玩了炮仗,玩的是威力最小的摔炮(砂炮 )。一岁半的她还没有力气丢出去,所以大人就是把炮放在地面上,让她用脚去踩响,“啪”的一声,她就超开心。

踩摔炮

她现在的语言能力也越来越强了,很多不会说,但是都听得明白,包括英语单词也都听得明白,小动物和身体器官的英文都听得懂,想当年我到了初中才学习英文。她现在看到佩奇就叫(BaBubu)Peppa Pig,看到乔治就叫George。现在学习起动物叫也是惟妙惟肖,问她小鸭子怎么叫,她就会说嘎嘎嘎,狮子是啊呜,小狗是汪汪汪,小羊的咩咩咩,小鸡是咕叽咕叽。

短暂的年就这样过去了。也许她还小,不会产生什么记忆,但是对于我们全家人来说,她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是无可替代的。

12 Replies to “2019年的春节假期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