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事古难全

当下午在7楼会议室听讲标的时候,妈妈给发了一张姥姥躺在病床的照片,瞬间我觉得这个世界变成灰色了。电话过去,听说姥姥得了脑梗,身体一半无知觉了,我的心里还是舒缓一些,还好不是那个不好的消息。我还记得10年前听说奶奶走的时候,眼泪却止不住的流。姥姥1932年生人,刚过了87岁的生日,可能自从大学之后聚少散多,我的印象中还是70多岁的样子。但每一次见面都可以看到她又苍老一些,岁月没有半点怜悯之心。可是看看自己32岁了,孩子2岁了,却也着实的感觉时间过得的确快。

希望姥姥能早点康复,她在家才能称之为家,否则对五营就没有任何留恋了。就像山东我都没有去的理由了(前一段时间姑父也去世了),因为年轻的一代根本不熟悉,更不存在感情。现在每年过节着急回家也就是想看看姥姥,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但是总觉得是现在见面的机会太少了,必须要看一看才心安。

但是我们终将知道,生老病死我们无法摆脱。就像我永远不想奔三,但是现在已经奔四了。看着高考结束后写的博客,仿佛就是昨日的事情,可事实呢,孩子每天的哭闹已经提醒你已经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了。昨日还在想将来是否能娶上老婆,今日都在忧愁明年孩子上什么幼儿园。

高中的时候,总是做一个梦,就是中间的痛苦过程都不必在经受,醒来就已经上了大学。有的时候想想也许确实就像一个梦,有些事最会就经历的,不必害怕。有一天睁开眼,的确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